为什么我讨厌装逼犯

技术群里混进一两个装逼犯总是常有的事。几年前,碰到这种作妖行为,我总是会怒不可遏的上去打别人的假。后来开始怕被人认为气量小了,碰到一样的事,虽然事前憋着,但总要忍不住私下找人吐槽一番。不少人曾劝说过我,别人装逼——哪怕是对着你装逼——并没有让你蒙受损失,为什么总要为不相干的人苦恼生气呢?我的回答是:不,对于一些人确实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我是对编程乃至计算机感兴趣才走上它的学习之路的,换句话说,对于计算机相关问题和历史的探索让我感到了实实在在的乐趣和满足。这一切的源头恐怕要从我小学遇到的一位从城市到农村学校交流的信息技术老师说起。在他来之前学校里开设过“logo小海龟”的编程教学软件,这玩意以“寓教于乐”的姿态走进我的课堂,台上为了完成任务的老师告诉我们要画什么图形、如何计算小海龟的旋转角度,我实在是打不起兴趣。加上每节课都要指挥那愚蠢的乌龟完成什么无聊的绘图任务,编程毫无疑问成了那时我最讨厌的东西。

然后那位老师来了。我依然清楚的记得,他是用多么骄傲和自豪的语气向我展示他用flash写的俄罗斯方块、展示他的游戏背后的一行一行花花绿绿的代码、以及flash巅峰时期的火柴人动画,这激发了我对这个“大家眼里的游戏机”的好奇心。后来在初中的信息技术课本里我碰到了VB,我开始了编程学习之路。对以后的自己也能做出这些炫酷的东西的期望,是我啃完一本又一本编程大部头的理由。

回到前后两位老师对我造成的影响的对比上:一个缺乏对某一事物的美的感受能力的人、一个自己都认为其枯燥和索然无味的人,又怎么能让别人对此感到生动有趣、又怎么能焕发其他人对此事物的热情?他们只会带来痛苦的任务和糟糕的形式主义——大家都觉得枯燥,却互相假装很快乐地做那些事来走过场。

前人常说三人行必有我师,朋友能够像老师一样影响到自己。而装逼犯朋友就是你的前一种老师。我对他们的厌恶就像义务教育里学生对一些古板、无趣、只会照本宣科念PPT的老师的厌恶一样:顶撞、捣蛋、逃课,总之要以各种方式破坏和逃离他们的“课堂”。

这是是我对装逼犯的浅层次的厌恶。而更深层次的厌恶是:身边的装逼犯是我对幸福的追求的阻碍。

咋一看我似乎有点上纲上线,但我并不是说他们阻碍我获取财富、获取社会地位。叔本华将决定人命运的根本差别分为三:人的个性、身外之物、人的名誉。他认为幸福的根本取决于个性:“对于一个人的幸福,甚至对于他的整个生存的方式,最主要的明显就是这个人自身的内在素质,他直接决定了这个人是否能够得到内心的幸福……而人自身之外的所有事物,对于人的幸福都只是间接地发挥影响……不少人羡慕他人在生活中发现和遇到饶有趣味的事情,其实前者应该羡慕后者所具有的理解事物的禀赋才对。正是归因于他们理解事物的禀赋,他们经历过的事情,在其描述中,都带有某种韵味”。

假如你本具有欣赏古典音乐的条件,而幸运地碰到一个叔本华所说“具有理解事物的禀赋的人”,也许你也能踏上音乐的兴趣之路,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影响到你的生活;即便很遗憾你无法欣赏古典音乐,但也起码能从他那了解到点音乐的发展和历史。而如果你不幸遇到一个自称对古典音乐很有研究的装逼犯,你只会多一分对他的崇拜、徒增对同辈竞争的焦虑;假设他再无耻一些给你一点对古典音乐的误导,让你对古典音乐产生了古板枯燥的印象,也许从此你就远离了这件事物本来能带给你的乐趣、或者很长一段时间后才重新发现它。

我无法想象没有那位对编程充满热情的老师,我现在会是什么状态;更不敢想象我究竟错过了多少次使我更幸福的机会。所以装逼犯又怎能不引起我的厌恶?

0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